《两只老虎》:葛优范伟乔杉的演技,也不了中年男人空洞矫情的忧

娱乐频道 2019-12-03189未知admin

  原标题:《两只老虎》:葛优范伟乔杉的演技,也不了中年男人空洞矫情的忧伤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临近12月,贺岁档正式拉开帷幕。国产片打头阵的就是这部《两只老虎》。

  葛优、赵薇、乔杉、范伟、闫妮,明星多到一报差点挤不下。当然最瞩目的依旧是C位的葛大爷。

  葛优再度出演喜剧,并且重回贺岁档,这本身就能引发期待。只是这次与他合作的依然不是冯小刚,而是新锐导演李非(担任过《》编剧),另外由主演之一的赵薇担任监制。

  阵容强大,但《两只老虎》还是让人放心不下。

  尽管葛优是一个的、长在观众笑点上的男人——预告片里坐着唱儿歌《两只老虎》就已经喜感十足。

  但他身上似乎一直存在一个不言自明的“玄学”——但凡以有头发的形象出现在喜剧中,影片质量都容易翻车。比如2009年的《气喘吁吁》,2017年的《决战食神》,以及去年的《断片之夺宝险途》。

  正经一点总结这个“玄学”,其实说的是葛优本身的演技没问题,但他的冷幽默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就高度依赖于剧本、导演,以及对手演员。凑巧有头发的时候偏偏遇到的很多所谓喜剧都是闹剧。

  《两只老虎》会成为闹剧吗?不是没可能,领衔主演乔杉此前演过的喜剧很多都以尬笑为特点。今年4月上映的《转型团伙》,豆瓣评分3.4。娱乐频道

  仅靠葛大爷一个人是不足以撑起全片的,乔杉是否能匹配上葛优的气场也是个未知数,新人导演的能力还没有可以参考的前例。

  另外宣传上又是请大热乐队新裤子唱插曲,又是请新晋流量肖战唱推广曲,颇有一种急于赚取关注度的急切感。

  昨天《两只老虎》正式上映,观众们的反馈也可以通过评分来一部分。总体而言三个打分平台的成绩都不算高↓↓

  的确,《两只老虎》没有匹配上“领衔贺岁”的预期。

  当然这部电影是有可取之处的,最大的亮点是葛优与乔杉这对搭档惊喜地没有产生违和感。

  这次葛优不再饰演市井物,转而变身成为商界大佬张成功,高级西装加身,吃饭标配是红酒雪茄加牛排。

  乔杉饰演的余凯旋是他熟悉的“屌丝男士”,带着憨厚的笑容,说着东北话,时而犯二且带着怂。

  物余凯旋为了钱绝,了大人物张成功。本想一笔,哪知是低配绑匪遇上了精明人质,在张成功的下,余凯旋反被替张成功办了三件事。

  巧合的是两个人都属虎,“两只老虎”也在完成任务的几天里,共同体验了人生的种种情感冷暖。

  从导演兼编剧李非创作的《》中,已经可以看出他很擅长“玩语言”,《两只老虎》同样如此。通过台词的出其不意、两个角色的语言交锋,以达到冷幽默效果的方式,颇有早年间冯小刚喜剧的味道。

  葛优对这样的风格再熟悉不过了,发挥起来毫无压力,做回了喜剧里我们熟悉的“冷面笑匠”。

  负责丑角的乔杉同样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内发挥,物的形象很适合他,所以演起来很生动,放在葛优身边并不觉得他没有能量。

  一胖一瘦,一个聪明一个傻,符合喜剧中常见的“反差互补式”搭配。葛优+乔杉这对全新组合擦出了火花。

  可惜这对组合的亮眼,并没能《两只老虎》剧作和叙事的薄弱。

  导演李非是编剧出身,使得这部电影的结构非常工整,多幕切割的方式近似舞台剧。

  可惜的是镜头语言也特别舞台化,一个半小时里大量的人物独白、特写,几乎没有调度可言,明显缺乏电影感。

  此外,喜欢表达的编剧总是会陷入另一个怪圈:堆砌概念与辞藻而不好好讲故事,导致人物情感刻画不够深入饱满,主题表达也缥缈含混不清。

  《两只老虎》正是如此,只给出一个概念化文本,而没有令人信服的释义。

  这部电影本来想做的是“人生的一次回望”。葛优请乔杉办的事,分别涉及无疾而终的爱情、心中有悔的友情、无法放下的亲情。

  在办完三件事之后,准备绝的葛优终于跟自己和解,急于摆脱生活现状的乔杉也重新了人生真谛。

  所以这出喜剧,实际是个忧伤的故事。它讲的,都是对已经过去人生的莫及。

  这几段故事,娱乐频道在电影里呈现的都是结果,观众需要透过台词自行脑补事情的经过,出葛优饰演的张成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一生。

  三个主要段落中,表达最完整,同时也达到透过喜剧看到悲伤内核的,只有范伟的友情部分。

  范伟扮演的盲人按摩师

  年轻时葛优出于人性的,没有维系好这段友谊。在这场“回望一生”的旅途中,葛优选择躲在乔杉身后,默默弥补年轻时给范伟带去过的。而昔日好友做出了意想不到的决定,使葛优泪流满面。

  这段戏是葛优唯一一次自己的“当事人”,他与范伟间的高手过招让整体节奏行云流水。实际上范伟不露悲苦甚至有点好笑,却又让人悲从中来的感觉,正是《两只老虎》整体想要达到的风格。

  但爱情部分里赵薇直白的歇斯底里和莫名反转,亲情部分让乔杉念着葛优写给老父亲的信独自灌鸡汤抒情,都了这种感觉。

  说好的笑中带泪,最后只是让角色直白喊出“我有多惨”、“我有多苦”,变得简单且扁平。

  贯穿全片的普希金的诗——

  假如生活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以及“得到的越多,却越来越不快乐”,完全是属于中年人的“仰望45度角明媚的忧伤”,一切都是符号化的表达,既不动人,也显多余。

  至少对葛优饰演的张成功这个角色来说,年少时生活了他,而他又选择用一生来生活,最终活成瞩目的“张成功”,已经拥有过很多。然而等他想到过去失去的东西,感到不快乐,编剧就立马为他搭建了理想主义的世界,一切都能轻易和解。

  这个时候再来说“我不快乐”,“生活太”,难道不是郭敬明式的矫情?对被他、、最终还是要轻松原谅他的人来说,难道不是另一种“渣男洗白”式的?

  “两只老虎”的片名同样像一个符号化的存在。两个主角属虎,用原版儿歌里“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寓意两个人身上都有缺失,这些都常表面的意义。真正属于成年界中细思极恐的部分,影片中是没有的。

  《两只老虎》想要做一出寓言,想要深刻,想要以喜剧表达黑色,最终都没有挖掘到位。

  整体看下来,《两只老虎》的确与早年间的冯式喜剧有一些相似。除了上文说到的台词风格,把人物放置在不同的特定场景下,其他配角轮番登场,共同完成一个个荒诞场景,冯小刚在《甲方乙方》玩过,后来在《非诚勿扰》也用过类似套。

  但同样的方法用到《私人订制》就失效了,满篇鸡汤的效果就是只剩油腻。

  早期冯式冷幽默的精髓就在于,一切看似不动声色,但时下热点、娱乐频道精辟的人生态度,以及属于市井物的悲欢,都已经让观众领会到了。

  冯式喜剧中的语言也从来不故作文艺,只玩话糙理不糙。《甲方乙方》中一句“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而没有房子的婚姻则更不幸福”,20年从不过时。

  每个人都多少体验过“生活了我”,电影要做的是把点破,再给出一些悲悯。

  这个贩卖焦虑的时代也从来不缺鸡汤,中年创作者们也不用再以“过来人”的姿态,了。

  

Copyright © 2010-2020 叁伍壹叁伍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