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登嘉措

娱乐频道 2019-11-08146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土登嘉措(1876—1933年),第十三世阿旺罗桑土登嘉措鸠差旺觉却勒南巴甲哇巴桑布,简称土登嘉措。出生于拉萨东南部的达布地区,他的家族后来被封为公爵,成为的大贵族之一。

  当时十二世成烈嘉措去世已一年多了,按惯例首先请八世丹白旺秋打卦问卜。八世答复说灵童已经出世,其方向在拉萨的东南方。而后,神也说灵童已在拉萨东南方向出世。于是,摄政达擦和噶厦派出多人寻访,在查询过程中,人们发现朗顿的情况与圣湖显影、预言完全相同。他们即致函,详细汇报了所见所闻。噶厦立即派人到朗顿再度进行认真考察,其父母将男婴出世前后的吉祥预兆,详实地作一书面禀报。

  根据各地传报的情况来看,朗顿的男婴无疑是灵童。但为了慎重起见,噶厦再次派人携带哈达、镀金铜白度母像等物,前往灵童出生地。随后,八世丹白旺秋、摄政达擦呼图克图、各寺高僧等一致认为灵童确系前世,因而通过驻藏大臣松桂上奏。光绪下谕旨云:“贡嘎仁钦之子罗布藏塔布开甲木错,即作为之称毕勒罕,毋庸掣瓶。”(牙含章:《传》,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93页)噶厦接到谕旨后,即派专使前往灵童降生地圣旨。

  藏历十一月一日,灵童由噶伦宇妥为首的迎请官员陪同,浩浩荡荡前往拉萨。沿途部众焚香,僧人们手持经幡列队迎送灵童。十四日,灵童抵达拉萨东郊的蔡贡塘。按惯例,驻藏大臣松桂捧读了圣谕,完毕后,灵童向东方行了三跪九叩礼,然后由驻藏大臣等向灵童哈达,灵童也向驻藏大臣回赠了哈达,并送了镀金佛像等厚礼。

  藏历土虎(1878)年正月四日,八世丹白旺秋应的邀请前来拉萨。十一日,额尔德尼、摄政达擦呼图克图等一同前往蔡贡塘会晤灵童,互献哈达。之后,在日光殿的主圣前,由额尔德尼剪去灵童的顶发,取法名为“吉尊阿旺桑土措晋美旺秋却勒南巴杰娃德白桑布”。为了庆贺灵童剃发取法名,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宴会。

  此后,地方通过驻藏大臣松桂,请求“准许下年举行坐床大典,并用马鞍。”土兔(1879)年公历五月,光绪谕旨云:“已确定,今年六月十三日良辰吉时举行坐床,甚佳,朕深喜之!现赠黄哈达一条,佛像一尊,念珠一串,铃杵一套。坐床之后,可启用前世之金印,并复奏皇上谢恩。经用黄轿及的鞍辔均予准用。封佛父贡嘎仁庆为公爵,赏戴宝石顶子,着孔雀翎,依旨遵行,钦此!

  五月十三日,典礼正式开始。在悦耳的鼓乐、号角等乐器声乘着由8人抬着的轿子,在摄政达擦呼图克图、钦差大臣等汉藏僧俗官员的簇拥下向拉萨进发。

  按旧例,首先到大昭寺,向释迦牟尼等佛像叩头,哈达。十四日正逢良辰吉时,在布达拉宫司喜平措大殿送礼品,并由一位年长的堪仲(僧官担任的大秘书)大声了发来的贺信谕书。接着驻藏大臣向上等哈达1条,青玉如意1件,并且将赠送的阳纹缎织画像1幅、一条哈达,长柄玉盏1个,镀金银轮1件、银制曼遮1个和汉银1万两等礼品呈请过目。

  坐床大典举行之后,按照惯例,派白产堪布前往,向呈送赞颂其的奏本。其中云:“我们边地之幸福,过去来自您的,今后不靠皇上靠何人?”

  藏历水马(1882)年,年满7周岁,已到受戒年龄。但因八世有病,由经师通善济咙呼图克图大昭寺给土登嘉措受沙弥戒。接着,继续在哲蚌寺学经求法。

  是年,八世丹白旺秋圆寂。火狗(1886)年四月八日,摄政达擦通善呼图克图去世。次日,驻藏大臣

  色楞额前去,并封了摄政的大印。“十三日,四大噶伦、总堪布等人带着哈达、曼遮等礼品,前往布达拉宫向报告并商讨继任人选问题。报告说,还年幼,且要求学,故摄政之事暂由第穆呼图克图代行为宜。噶厦专门派人与两位驻藏大臣磋商摄政的人选,根据与驻藏大臣磋商决定,任命第穆呼图克图为代理摄政,并按照驻藏大臣的意见,多喀瓦、宇妥等三位大臣前去向报告。”(《传记希奇珍宝链》上卷,138页)

  于是,驻藏大臣转奏准许第穆呼图克图代行摄政职权。为了保持政局的,当年的藏历五月十三日,举行了第穆呼图克图宣誓就职仪式。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十三世已二十岁,按照旧例,应由给他授比丘戒,但九世年幼刚受沙弥戒,不够资格,改由佛师普觉罗桑楚臣强巴嘉措传授了比丘戒。这时,内部发生了一次重大事件,即摄政第穆呼图克图暴亡,由十三世亲政。在同年十月,第穆“因病”请求“辞退”,驻藏大臣奎焕向清朝上奏,批示是:“谕军机大臣等,……第穆大臣图克图既据奏称因病力求辞退,著即准其所请,所有藏番政教两务即归掌管”。据十三世的藏文传记载,摄政第穆呼图克图名义是“辞退”了,实际上仍着,并进行,想把十三世害死。据说有一天第穆呼图克图之弟傲布才仁给十三世送了一双靴子,穿上以后感到身体不适,就请乃迥降询问,乃迥说第穆呼图克图送的靴子里面有鬼,把靴子拆开检查,果然发现里面藏有生辰年月日的咒符,可使十三世早日死亡。于是十三世就了第穆呼图克图之弟傲布才仁进行。当晚第穆呼图克图即在他的丹寺暴亡。时年四十五岁。

  第穆呼图克图逝世后,十三世就完全掌握了政教。当时他面临着英帝国主义者军事侵略的进一步,英人已放出了进攻拉萨的狂言。对于抵抗英帝国主义的侵略,十三世的态度是明确的,他决心领导僧俗人民进行第二次抗英战争。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英军第二次入侵。次年,英军攻占春丕、帕里。当英军到江孜时,受到藏军有力的阻击,双方发生了激战,英国人也死伤不少,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江孜战。后来,英军又派来了增援部队,即向拉萨进发,当年八月三日占领了拉萨。

  十三世在英军抵达拉萨的前夕,从布达拉宫出走,经黑河,越过唐古拉山,而进入青海,前往外蒙古,当到达外蒙古之库伦时,逃往。后来,由于受到清朝驻外蒙古大臣和从派来的钦差大臣之劝阻,赴俄的目的才没有达到。

  对十三世出走,驻藏大臣有泰向清朝的奏摺中“”十三世“平日跋扈妄为,临事潜逃无踪,请褫革的名号。”清朝回电:“著即将名号暂行革去,并着额尔德尼暂摄。”对于十三世在英军占领拉萨时出走一事,应该理解为他为了避免被英军俘获,是出走的,似为妥切。因为十三世到达外蒙古以后,即通过清向清代表,请求援助抗英。对清朝“革除”名号一事,僧俗群众非常不满,驻藏大臣有泰也感到这事办的很不妥当,乃向清请求“开复名号,以顺番情”。清朝的批示是:“著俟由库伦启程后,再降谕旨。”

  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4月,十三世由库伦启程返藏,九月抵青海塔尔寺陕甘总督升允向十三世转达了清朝的“奉旨款留,暂不回藏”的“上谕”。因此,十三世就在塔尔寺等候“谕旨”。

  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清朝命令十三世先到山西五台山朝佛,然后“赴京陛见”。土登嘉措即于是年11月离开塔尔寺,次年正月十八日到五台山,在此停留了约半年。7月27日,清朝特派军机大臣山西巡抚前来五台山,十三世入京“陛见”。8月4日,土登嘉措到达,受到妥善的接待,仍令住在五世和六世居住过的黄寺,清德在紫光阁为十三世土登嘉措设宴洗尘。不仅“开复”了“名号”,而且加封为“诚顺赞化西天自在佛”,并决定给每年“廪饩银”一万两,由四川藩库按时拨付。

  在期间,十三世数次与慈禧太后和清德会悟,据十三世的藏文传记载,当时土登嘉措要求他直接向慈禧太后和清德“奏事”,没有批准,仍要他有事必须通过驻藏大臣“代奏”。接着,慈禧和清德相继逝世,溥仪作了,改元宣统。

  经清朝批准,十三世即于1907年11月28日离京返藏。1909年(清宣统元年)10月30日返抵拉萨,驻藏大臣联豫在扎什城表示欢迎。

  十三世土登嘉措回藏后,与驻藏大臣发生了尖锐的矛盾,而矛盾的焦点,则是川军入藏问题。土登嘉措未抵拉萨之前,联豫即奏请由四川调两千官军入藏,得到清朝的批准。按理讲这是正当的。因为是大清帝国的领土,迭遭英帝的侵略,为了边疆,巩固国防,中央应该派军队进驻。但是是少数民族地区,进驻的军队,应是经过训练、军纪严明的部队。然而川军进藏以后的纪律很坏,川军一入拉萨,沿途,击毙巡警一名,又在琉璃桥畔杀了济仲大。川军还向布达拉宫乱击,“恐遭,即挈其左右逃往印度。”

  十三世逃亡印度以后,清朝又宣布革去十三世名号,并要驻藏大臣另找灵童代替。这样,不仅在引起极大的震动,即在内外蒙古、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等地蒙藏群众中引起强烈反感。但清朝不愿收回成命,只令驻藏大臣联豫派人前去印度,设法劝说十三世回来。

  接着,在内地辛亥成功,清帝宣布退位,成立了中华,结束了数千年的封建帝制。1912年藏历五月初五日,十三世从大吉岭启程回藏,曾与九世会晤于热隆寺。不久,十三世从热隆寺又转移到桑顶寺,因拉萨战事尚未结束。他在桑顶寺住了两个月,于是年八月二十九日离开桑顶寺,十二月十六日到拉萨。当十三世到达拉萨之时,国内政局已发生新的变化,孙中山先生辞去大总统之职,袁世凯当了大总统,元年(1912)7月19日,北洋设立了蒙藏事务局,任命蒙古喀喇沁王爷贡桑诺布为总裁。十三世主动给贡桑诺布写了一封信,派蒙古族罗布桑东珠尔为代表,前往。

  袁世凯见到十三世来信以后,即于元年10月28日发表了恢复十三世名号的命令。该命令称:“……现在成立,五族一家,前内向,从前自应捐释,应即复封为诚顺赞化西天自在佛,以期维持黄教,赞翊,同我太平。此令。”

  十三世接到“开复名号”的命令以后,即通过护理驻藏办事长官陆兴祺,给袁世凯转去一电,要求北洋派人到印度大吉岭进行谈判,反映了当时形势的迫切需要。当拉萨川军兵变,包围色拉寺失败,反而被藏军反包围以后,靖西同知马师周等人即由印度致电四川者督尹昌衡告急,请求速发援兵入藏。陆兴祺也由印度致电北洋和四川都督尹昌衡,云南都督蔡锷,要求速由川滇出兵援藏。这样,尹昌衡和蔡锷接到命令后,立即采取了行动,川军越金沙江,到达了察木多,拟由中直达拉萨。滇军也进入康区,攻克了乡城,拟由南经波密进军拉萨。

  英帝国主义看见川滇两军进展顺利,立即出面进行。一再提出要求,要北洋派遣代表到印度大吉岭召开会议,并主张方面也要派代表参加。北洋在英方之下,不得不命令四川都督尹昌衡与云南都督蔡锷停止向进军,同时也向英国表示同意举行谈判,派陈贻范王海平二人为中国方面的全权代表,方面则派伦青霞札等人为代表,英国方面派印度为代表参加。会议由原来在印度大吉岭召开,改为在印度西姆拉召开。西姆拉会议以英国提出的“折衷”方案为基础,进行谈判。“折衷”方案的换文中还承认“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但主要内容是把我国藏族居住的所有地区划为“内外藏”两部分,“内藏”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的藏族居住地区,由中国直接管辖;“外藏”则包括与西康地区,中国“承认外藏自治”,“不其内政,而让诸藏人自理”,“但中国仍派大臣驻拉萨,护卫部队限三百人”。并中国代表在草约上签了字。签字消息公布后,引起全国人士强烈反对,北洋乃命令

  陈贻范在正约上签字。英国即宣布英藏两方签字,中国未签字,不得享受条约上的。至此,英帝国主义一手策划的西姆拉会议彻底破产。英帝国主义与地方的代表,秘密中印边界地图,提出了所谓“麦克马洪线”的非法边界线,将历来属于我国地方的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印度版图。

  1919年,北洋通过甘肃督军张广建,派遣朱绣、李仲莲及红教古浪仓等由青海赴藏,“与联络感情”。同年八月抵拉萨,受到的热烈欢迎,十三世土登嘉措也会见了朱绣一行,并有悔忙乱之意,在朱绣一行由拉萨启程返回之时,十三世设宴饯行,席间十三世表示:“余亲英非出本心,因钦差过甚,不得已为之。此次贵代表等来藏,余甚感激,惟望大总统从速特派全权代表,解决悬案,余誓倾心内向,同谋五族幸福。至西姆拉会议草案,亦可修忙乱。”

  这一段话,态度还是友好的。朱绣临行前,九世从扎什伦布寺,“送来藏字公文一件及礼物多种,其倾向较殆有过之”。这是朱绣等人的感觉,认为九世的态度比十三世更为友好。

  由于英帝国主义者积极内部事务、直接危害到和他代表的阶级利益,集团和英帝国主义之间的关系起了变化,开始有了,又想和祖国各族人合,以便对抗英国。

  此时,1925-1927年的大已经失败,国合作已经破裂,在南京建立,但仍挂着孙中山先生的“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招牌,使对产生了若干幻想。1928年冬,驻五台山堪布罗桑巴桑奉,前往南京见蒋介石,蒋介石写了一封信,托他回藏后交给,这是和发生关系的开始。1929年7月,以文官长古应芬的名义,派刘曼卿前往拉萨,试探的态度。刘曼卿于1930年春抵拉萨,先见,没有表示任何态度。当刘要离拉萨返回内地时,又答应再予。这次时,向刘曼卿谈了很多问题,嘱刘回去报告国民。如说:“英国人对吾确有,但吾知主权不可失,性质习惯两不容,故彼来均虚与周旋,未尝予以分厘,中国只须内部巩固,康问题不难定于樽俎。……吾于所希求者不大,能于最近予藏以织布机、制革机及各种工人足矣。”这说明还是承认是中国领土,康藏问题是中国内部问题,是祖国统一的。

  之所以与建立关系,一方面是反映了当时上层对存在若干希望,以便了解究竟有无力量能不能帮助摆脱英帝国主义的控制;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向英帝国主义者表示了一下态度,英帝若再要内部事务,就要投向祖国怀抱,要英国放聪明点,适可而止。一般的书籍把十三世土登嘉措的这种政策,叫做“骑墙政策”。

  十三世土登嘉措在1928年派雍和宫堪布贡觉仲尼前往南京,陈述地方中央的意愿。同时,在十三世发现黄教各寺不守清规,吃烟、喝酒、、赌博或出外谋生等等,事态严重,每况愈下,所以进行了严厉整顿。1930年,在南京召开蒙藏委员会会议。十三世土登嘉措派僧俗官员参加,并委任楚臣丹增等人为常驻南京的代表。次年,正式成立“驻南京办事处”。

  十三世圆寂以后,三大寺代表和噶夏僧俗官员会议决定在十四世未执政前,特请热振呼图克图出任摄政,掌管政教事务。

  十三世土登嘉措在繁忙的政教事中,仍抽时间从事写作,他的著作据藏文传记称有:《佛师普觉传及建塔史略》、《关于音韵学的注释》、《关于僧众问题》、《佛教讲论经典的解释》等。

  于1934年动工,历时三年完成。据史料记载,灵塔塔身高约14米,耗费黄金595公斤,镶嵌各种宝石4万余颗,可谓璀璨生辉,夺人眼目。灵塔正上方还有一尊十三世坐像。

  十三世灵塔殿是布达拉宫最晚的建筑,也是一座封闭型,参观后要顺原返回第三层,而在第三层四壁又可看到绘有十三世一生的传记壁画。十三世灵塔殿一般不,如果运气好或许可以跟前来参观的外国旅游团进入。

Copyright © 2010-2020 叁伍壹叁伍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