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贺古道区域族群语言主要分为百越民族语系方言和汉族方言两类

新闻频道 2019-10-0986未知admin

  潇贺古道区域介于中原和岭南的交界区域,也是中原文化与岭南文化、广西文化、瑶族文化、客家文化等的交融点。北上的岭南文化和南下的中原文化在这里交融,南、北移民与早期定居的汉、瑶、壮等民族的各个族群在这里交汇、杂居,加然的地理,这里保存着纷繁复杂的独特文化现象,语言就是其中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这里的族群方言,主要分为百越民族语系方言和汉族方言两大类。

  百越民族方言,是指古代百越民族及其保存的或者同早期南迁汉族融合而成的一种族群语言。历史上,百越民族“所居之地甚广,占中国东南及南方”。南迁潇贺古道区域的汉族,在秦戍五岭、灵渠尚未开凿之前,主要由湖南道州的江永经龙虎入广西恭城、平乐县境,然后,沿着桂江逐渐向潇贺古道区域扩展。

  或由江永县、经谢沐关、小水一带的山岭隘口、沿着潇贺古道最初的民间通道,向古道区域逐步拓展;另一条线则经湖南江华瑶族自治县的白芒营、大圩进入广西贺州后,沿着开山、桂岭古道和贺江水进行。灵渠修筑、开通以后,这里仍然是沟通中原的重要通道。

  从秦汉开始直至明末,移居这一区域的汉族,大多数缘于、军事原因,人口数量有限。所以,绝大多数都融合于当地的土著族群中。如南迁平乐的汉族“其散居乡村者,安居乐业,已成土著”。虽然保留着汉族成分,但语言已经与当地方言互相渗透、交融,形成新的地区性方言。

  有些融合于当地的少数民族中,语言也发生变迁和。如八步区南乡镇壮族的方言,就是明显的。然而,不可避免地尚有一部分居住在边远山区的越人,与中原汉族移民接触少,没有发生大的文化变动,原来的民族特点和语言较多地得以保留下来,并渐渐演变为今天南方的少数民族。

  因种种原因,现今,散居在潇贺古道区域山区一带的主要是瑶族和壮族,他们仍然部分地保留着百越民族及其自身独特的方言。中原南迁汉族方言,是由“一定时期内人口在地区之间永久或半永久的居住地的改变”的移民带到新住地形成的方言。今天留在境内定居的汉族,绝大部分是明清及以后由湖南、广东、江西、福建迁来的。

  在语言上,由湖南、江西南迁而来的,以讲西南官话和湘方言为主;由广东、福建沿珠江西迁然后北上的,主要操粤语和客家方言。这些方言,南下的水陆并进,北上的主要沿西江及其支流桂江、贺江而入。“粤语,多沿西江而来,分布于大河及东南各县。客话多自粤之东而来,分布于东北之贺县”。

  从大的语言体系,即官话和粤语、客家方言来划分,在潇贺古道区域内,除瑶、壮方言外,也有一条比较明显的分界线,即平桂管理区的望高镇一平乐县一荔浦县以北,主要包括富川、恭城、平乐及钟山县的一部分,是讲西南官话的主要区域;以南主要包括贺州市八步区、昭平县、钟山县的一部分,则以粤语和客家方言为主。

  各杂居族群分布的基本特点是“小聚居、大散居”,都保留着相对集中的方言区,形成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方言分布格局。整个区域的族群方言主要有桂林话、柳州话、平话、白话、阳山话、客家话、瑶话、壮话、八都话、九都话、梧州话、湖南话、福老话、普通话、钟山土话以及各地的本土杂合方言。一个人可能同时会讲几种方言,但一种方言里会夹杂另一种方言的成分。各种方言此消彼长,形成独特的方言格局。

Copyright © 2010-2020 叁伍壹叁伍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