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江湖,二百六十章 看风流总被雨打风看吹去

新闻频道 2019-09-29200未知admin

  阿离缓步走到绝刀葬身之处弯腰捡起霜月刀一手抓着握刀的就那么随意拖在地上转身走开。书友整~理提~供

  司南勉力叫住他:“等等。”话说出口后却又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虽说他接了小菜的任务这阵子也找了些有关和报仇的小说漫画来看越看越觉得报不报仇是当事人自己的事做为局外人实在没有什么立场来说三道四。谈笑江湖

  想起自己已经收了任务励——虽然最后被人抢走了但也毕竟还是收了——他不得不干巴巴的开口:“那个……我想说亡者已逝为了死去的人活下来的人应该更好的珍惜自己……呃假如为了而活这样的人生很没有意义……太于过去只会将你自己身陷在泥沼里。”这些都是他从漫画小说里收集来的台词其实他本来还想说“不要被了你的眼睛”或“这样做你会高兴吗”之类的话但前者太俗至于后者想想小菜的秉性指不定阿离是什么恶劣性格呢说不定那家伙看见自己徒弟大杀四方时会十分开心……

  出乎意料的阿离不但停下了脚步。还转过身听他说完直到司南搜肠刮肚无词可说了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你在做任务。但是这个任务不可能成功。”

  阿离微笑着道:“师叔地好意我可以心领但是就连他也不能真正理解我。我在江湖上大肆。并不是为了帮报仇。”

  云离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一点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我想这个江湖是为了我自己跟没什么关系。我想念和我想江湖。这是两码事。但是这两件事我都不会放弃。”灵魂被悲伤的回忆灼烧已经成为刻在骨髓里的本能不过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所以他并不会觉得后悔或难过。

  他地神态平静安宁语调也不见得如何坚毅但司南却感觉阿离并不是表决心而是在叙述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就好像天是蓝的夜是黑的。雪是冷的。

  司南无奈道:“算了我早该知道自己做不来这任务地。一条道走到黑的家伙是全世界最难搞定的要不你干脆送颗眼泪给我我好向你交任务。谈笑江湖

  阿离笑了:“那可真抱歉我哭不出来呢。其实你不必在意这个任务虽然我提前将励交给了你但却是我亲手夺走的也算是代师叔收回任务你大可不必担心会被追究……”

  不再停留。阿离转身离去平和的声音顺着微风缓缓送来:“我不期待救赎不企求不向往平安喜乐即便只有我一人我也会独自走下去假如真有那就让我在狱火中笑。直至……不要问我为什么这就是江湖。”

  快刀会突然易主似乎是多谢主动将帮主之位交给曾经沧海曾经沧海对其中内情讳莫如深而多谢则不知踪影。

  然而曾经沧海成为帮主后多谢在位时留下的隐患一下子全部爆出来因为太多太杂而造成的内部不和因为早些时候不择手段扩张造成的信誉缺失和恶劣影响多谢可以凭借他地手段和各方面的牵制将这些隐患缓和住但曾经沧海却没有这等本事。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青衣楼落花有意和笑傲江湖这三个因为之前风波而被削弱的帮派趁着三大帮派的混乱又重新缓慢壮大起来。

  破军在晓峰篡夺帮主之位后就离开了帮派自己一个人单混了很久直到现月落在天然居便主动要求加入大家也都没意见。

  司南找蝴蝶蓝治愈了自己的内伤耗费了大约半个月功夫这半个月空档小菜帮司南找铁匠了云千重而后这两人便继续练级打怪作任务偶尔对打。

  轻功流雪倾地最后一项技巧[倾雪]的功效在反复试验中也被摸索出了五六分倾雪的关键在于一个“御”字也就是说能将任何打到自己身上乃至武器上的力量吸收并使用使用时自己的招式会出现一部分对方招式的效果但不完全有点像斗转星移和太极的糅合变体。

  司南对上霜月刀之所以没死掉还反击伤了绝刀。先是因为流雪倾地[回风]卸去了一部分力量其次是因为[倾雪]将席卷入体内地刀气驾驭起来并顺着司南反击的招式还了一部分给绝

  倾雪只对力量地作用较为明显而对实际的武器作用较小虽然武器上也依附有力量。但假如武器直接刺在身体上之间没有缓冲阻隔倾雪很可能会来不及驾驭。假如绝刀当时是直接拿霜月刀硬砍司南而不是出几乎由纯内力构成地刀气也就不会出现那个结果。

  在与小菜的中司南继续快成长着这回他对小菜能支撑的招数终于能看出明显进步倾雪的功效固然不可埋没另一方面则是小菜地技巧已经快练到头了很难再进一步只能不断的磨招式熟练度提高层次而司南在这方面却还有很大的空间余裕。

  小菜离家出走后一直住在司南家中他家太后大人终于拗不过儿子的放话不逼他相亲。接到电话后的小菜欢呼一声就回家去了当然他只是回家探探情况。行李还都放在司南这里以便随时能逃回来。

  难得不打怪不作任务不和人司南的心情很轻松也有些愉快他反复回味着昨天和小菜的一战昨天他已经能在小菜剑下支撑二百五十招虽说这个数字有一个特别的不怎么好的含义但这打消不了司南现自己实力上升的喜悦。

  七月流火笑嘻嘻的对多谢抱拳:“多谢兄有人出钱买你地命我也只是做任务而已说来事情已经隔了这么久还有人对多谢兄你想杀而后快。这种让人记忆深刻的本领实在让在下啊。”

  司南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上去见义勇为拔刀相助呢?七月流火跟他们天然居有怨但多谢也显然不是什么好鸟……

  司南正想追上去却见七月流火跑了几步接着往旁边山崖下一跳司南不已:“这么狠宁可跳崖也不愿让我干掉。”他还没想到怎么对付七月流火呢七月流火就自己把自己处置了。

  两人哈哈一笑并肩坐下司南问起多谢为什么要离开快刀会多谢笑道:“我喜欢的是刺激高难度的挑战但是那个时候快刀会地业务我已经全部掌握了要是再作下去就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流水线作业了在雁荡山那里我暂时将帮主之位转让给曾经沧海之后他没有转让回来曾经沧海自以为是我的疏失可是他哪里知道快刀会我早就玩腻了那时只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让他接手罢了。”

  又聊一会现状多谢告诉司南这些日子他在跟着荆棘混知道了这个江湖的不少背景内幕不过前几日荆棘认为这个游戏的背景他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就离开了游戏留下多谢一人荆棘考证到《九阳》在这一带悬崖下多谢便想来求证一番没料到来的上不小心碰见七月流火。

  多谢笑道:“他已经有《嫁衣神功》了和九阳是同等级的。”顿了顿他又道“其实我自己没把握能安全下去现在有你就好了你能不能下去看看?要是找到九阳就归你。”他对好武功的兴趣并不太大只是单纯想验证荆棘地判断是否正确。

  小菜?他大概不必了高蹈也一样长歌的内力已经练了很久废掉重练未免可惜……一个个过滤名字后司南失笑:现在东西还没到手想这么多做什么?等到手了拿回去问谁要不就行了?

  多谢取出自己准备地长绳系在司南腰上另一头绑在崖顶一块凸起的石头南在崖边悠闲地站了一会看着悬崖深处浮动的白云微微一笑。

  他并不担心多谢会害他倒不是他有多么信任多谢而是他自信就算出现什么意外凭他现在的轻功和武功内力也不至于生太大。谈笑江湖

  .../请记住小说谈笑江湖 最新章节 二百六十章 看风流总被雨打风看吹去网址: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新笔趣阁(2018)

Copyright © 2010-2020 叁伍壹叁伍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