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土耳其:谁和IS“暗通款曲”?

文化频道 2019-10-0954未知admin

  在巴黎气候大会记者招待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再度表示:“我们有理由认为,击落俄军苏-24战斗机是为保障IS到土耳其石油装运港口的线安全。”

  G20峰会上,当普京表示一些国家在协助“伊斯兰国”(IS)时,代表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沙特阿拉伯的代表。有称,普京在“联盟内鬼”时使用的是复数,另一个可疑的国家正是土耳其。

  12月1日的巴黎气候大会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了证明土没有从恐怖手中买石油,不惜以总统宝座发誓。然而,国际社会对埃尔多安的的反应仍然是“我们不信”。

  美国财政部估计,通过“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的黑市交易”,石油贸易每月能给“伊斯兰国”(IS)带来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俄罗斯打算摧毁IS运输和售卖石油的基础设施,据俄军方透露,空袭第二周就摧毁了IS的500辆油罐车。

  英国《卫报》称,IS控制了6个产油区,将石油卖给伊拉克的库尔德商人,后者再转卖到土耳其和伊朗。中东“AlMonitor”新闻网称,土耳其主要反对党人民党阿里(AliEdibogluan)去年6月透露,IS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走私了价值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亿元)的石油到土耳其。

  曾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的克拉克(WesleyClark)指出:“一直以来人们就认为土耳其在某方面帮衬了IS。肯定有人购买了IS出售的石油,我认为就是土耳其,但土耳其至今不承认。”

  “过去8个月,IS通过黑市向土耳其售卖了价值8亿美元的石油,这些从伊、叙开采的石油用卡车运过土耳其边境,以国际油价的一半成交。”伊拉克议员鲁贝伊(MowafkalRubaie)告诉“今日俄罗斯”新闻网,“这些石油要么在土境内的市场消费,要么被土耳其通过石油管道卖到了国际市场。在土耳其黑市上销售伊、叙石油获得的美元对IS来说就如同氧气供应,一旦切断,IS就会窒息。”

  鲁贝伊表示,他毫不怀疑土对石油走私知情。“商贩就在土耳其情报机构和安全设备的鼻子底下买卖石油。”

  相比之下,普京的说法已留了情面。他表示,土对石油走私不知情“虽令人难以置信,但理论上有可能”。但他也表示,这般明目张胆的走私活动,想注意不到都难;俄飞行员看到“载着石油的车辆排成一列,直达天际”,构成了从叙利亚到土耳其的“活动的输油管道”。“他们不分昼夜地进入土耳其,总是满载入境,空车出境。”

  “在表示支持和团结的言语背后,我认为北约国家其实对这事(土耳其击落俄战机)非常不满。”土耳其苏莱曼大学学家阿克塔尔(CengizAktar)告诉美国公司,“它危及了和俄罗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打击IS联盟。”

  有分析称,土耳其袭击俄战机并非临时起意。早在11月19日,土耳其就曾,因为俄方军事行动袭击了土叙边境的叙利亚土库曼人,土耳其有充分理由对俄实施报复,并采取必要手段边境安全。

  俄罗斯的落在距离土耳其边境仅几公里的土库曼村落,令土十分不满。土耳其官员向俄罗斯大使和俄罗斯驻土武官强调了3点内容:

  第一,俄罗斯的军事行动距土耳其边境极近,了土边境安全。俄方需知土耳其已做好了战略防备,并且随时准备在边境受时采取行动。今年10月,埃尔多安就对俄土耳其领空表示过不满。

  第二,俄实施军事行动的地区没有,生活在那里的是土库曼人,平民受到了,土耳其不会坐视不管。英国透社称,安卡拉一直支持着叙利亚土库曼人,认为他们是拥有叙利亚国籍的土耳其人。

  “如果你问,土库曼人是谁,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我们的。”土耳其《国》报一名记者告诉“今日俄罗斯”。但当这位记者和这些“”进行私人谈话时,她看不出这些人与恐怖有何区别。事实上,土库曼人将IS“者”称为“兄弟”。这位记者认为,除了IS,叙利亚还有其他,这些组织与IS有着密切关系。

  普京曾经指出,IS从贩卖石油中获得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此外,他们有一个国家作为军事后盾,这就能解释他们为何如此大胆和招摇了”。

  英国《每日邮报》认为,公平地说,在表面上,土耳其总统打击IS的姿态十分诚恳。今年10月,埃尔多安允许打击IS的美国战机使用土耳其因斯里克空军,并承诺土空军也会加入空中打击。不过,土耳其战机的,80%以上扔向了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西南部与IS斗争的库尔德军队。库尔德军队几乎是唯一能够威慑IS的地面部队,而埃尔多安多年来始终把库尔德人当成比IS更的隐患。

  曾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的克拉克认为,IS的存在对逊尼派国家土耳其和沙特的地缘战略有帮助,因为IS能遏制什叶派的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我们必须明白,IS不仅仅是——它是个逊尼派的,符合土耳其和沙特的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始终对叙利亚的边界,也是其立场可疑的证明。美国近日表示,只要土耳其关闭与叙利亚剩余的97公里的边境,就能有效IS“”进入欧洲;如果全面封闭土叙边境,将对IS造成致命打击。

  巴黎后,美国表示难以接受土耳其不关闭与叙利亚边境的任何借口。“游戏规则已经变了,适可而止吧。”奥巴马一名高级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已向土传达了强硬的信息,“这是对国际社会的,来自叙利亚,途径土耳其。”

  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报道,会触碰土的神经。数日前,土耳其法庭判决两名记者,因为他们刊发了土耳其卡车给叙利亚反对派运送弹药的照片。埃尔多安称,这些武器是运给土库曼准军事部队的,但这一说法被与土库曼人关系密切的土否认。

  11月27日,土耳其《每日报》前主编、专栏作家奥兹科克(ErtugrulOzkok)被披露面临5年4个月的之灾。该报称,奥兹科克在9月发表的关于叙利亚难民的中“”了总统埃尔多安。

  G20峰会上,当普京表示一些国家在协助“伊斯兰国”(IS)时,代表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沙特阿拉伯的代表。有称,普京在“联盟内鬼”时使用的是复数,另一个可疑的国家正是土耳其。

  12月1日的巴黎气候大会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了证明土没有从恐怖手中买石油,不惜以总统宝座发誓。然而,国际社会对埃尔多安的的反应仍然是“我们不信”。

  美国财政部估计,通过“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的黑市交易”,石油贸易每月能给“伊斯兰国”(IS)带来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俄罗斯打算摧毁IS运输和售卖石油的基础设施,据俄军方透露,空袭第二周就摧毁了IS的500辆油罐车。

  英国《卫报》称,IS控制了6个产油区,将石油卖给伊拉克的库尔德商人,后者再转卖到土耳其和伊朗。中东“AlMonitor”新闻网称,土耳其主要反对党人民党阿里(AliEdibogluan)去年6月透露,IS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走私了价值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亿元)的石油到土耳其。

  曾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的克拉克(WesleyClark)指出:“一直以来人们就认为土耳其在某方面帮衬了IS。肯定有人购买了IS出售的石油,我认为就是土耳其,但土耳其至今不承认。”

  “过去8个月,IS通过黑市向土耳其售卖了价值8亿美元的石油,这些从伊、叙开采的石油用卡车运过土耳其边境,以国际油价的一半成交。”伊拉克议员鲁贝伊(MowafkalRubaie)告诉“今日俄罗斯”新闻网,“这些石油要么在土境内的市场消费,要么被土耳其通过石油管道卖到了国际市场。在土耳其黑市上销售伊、叙石油获得的美元对IS来说就如同氧气供应,一旦切断,IS就会窒息。”

  鲁贝伊表示,他毫不怀疑土对石油走私知情。“商贩就在土耳其情报机构和安全设备的鼻子底下买卖石油。”

  相比之下,普京的说法已留了情面。他表示,土对石油走私不知情“虽令人难以置信,但理论上有可能”。但他也表示,这般明目张胆的走私活动,想注意不到都难;俄飞行员看到“载着石油的车辆排成一列,直达天际”,构成了从叙利亚到土耳其的“活动的输油管道”。“他们不分昼夜地进入土耳其,总是满载入境,空车出境。”

  “在表示支持和团结的言语背后,我认为北约国家其实对这事(土耳其击落俄战机)非常不满。”土耳其苏莱曼大学学家阿克塔尔(CengizAktar)告诉美国公司,“它危及了和俄罗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打击IS联盟。”

  有分析称,土耳其袭击俄战机并非临时起意。早在11月19日,土耳其就曾,因为俄方军事行动袭击了土叙边境的叙利亚土库曼人,土耳其有充分理由对俄实施报复,并采取必要手段边境安全。

  俄罗斯的落在距离土耳其边境仅几公里的土库曼村落,令土十分不满。土耳其官员向俄罗斯大使和俄罗斯驻土武官强调了3点内容:

  第一,俄罗斯的军事行动距土耳其边境极近,了土边境安全。俄方需知土耳其已做好了战略防备,并且随时准备在边境受时采取行动。今年10月,埃尔多安就对俄土耳其领空表示过不满。

  第二,俄实施军事行动的地区没有,生活在那里的是土库曼人,平民受到了,土耳其不会坐视不管。英国透社称,安卡拉一直支持着叙利亚土库曼人,认为他们是拥有叙利亚国籍的土耳其人。

  “如果你问,土库曼人是谁,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我们的。”土耳其《国》报一名记者告诉“今日俄罗斯”。但当这位记者和这些“”进行私人谈话时,她看不出这些人与恐怖有何区别。事实上,土库曼人将IS“者”称为“兄弟”。这位记者认为,除了IS,叙利亚还有其他,这些组织与IS有着密切关系。

  普京曾经指出,IS从贩卖石油中获得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此外,他们有一个国家作为军事后盾,这就能解释他们为何如此大胆和招摇了”。

  英国《每日邮报》认为,公平地说,在表面上,土耳其总统打击IS的姿态十分诚恳。今年10月,埃尔多安允许打击IS的美国战机使用土耳其因斯里克空军,并承诺土空军也会加入空中打击。不过,土耳其战机的,80%以上扔向了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西南部与IS斗争的库尔德军队。库尔德军队几乎是唯一能够威慑IS的地面部队,而埃尔多安多年来始终把库尔德人当成比IS更的隐患。

  曾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的克拉克认为,IS的存在对逊尼派国家土耳其和沙特的地缘战略有帮助,因为IS能遏制什叶派的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我们必须明白,IS不仅仅是——它是个逊尼派的,符合土耳其和沙特的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始终对叙利亚的边界,也是其立场可疑的证明。美国近日表示,只要土耳其关闭与叙利亚剩余的97公里的边境,就能有效IS“”进入欧洲;如果全面封闭土叙边境,将对IS造成致命打击。

  巴黎后,美国表示难以接受土耳其不关闭与叙利亚边境的任何借口。“游戏规则已经变了,适可而止吧。”奥巴马一名高级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已向土传达了强硬的信息,“这是对国际社会的,来自叙利亚,途径土耳其。”

  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报道,会触碰土的神经。数日前,土耳其法庭判决两名记者,因为他们刊发了土耳其卡车给叙利亚反对派运送弹药的照片。埃尔多安称,这些武器是运给土库曼准军事部队的,但这一说法被与土库曼人关系密切的土否认。

  11月27日,土耳其《每日报》前主编、专栏作家奥兹科克(ErtugrulOzkok)被披露面临5年4个月的之灾。该报称,奥兹科克在9月发表的关于叙利亚难民的中“”了总统埃尔多安。

Copyright © 2010-2020 叁伍壹叁伍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